首頁  >  新聞發布  >  評論 > 正文
共同富裕的理論邏輯與價值取向

文章來源:光明日報  發布時間:2021-09-14

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在確定2035年遠景目標時明確要求“全體人民共同富裕取得更為明顯的實質性進展”。在8月17日召開的中央財經委員會第十次會議上,共同富裕被列入第二個百年奮斗目標。為了科學有效推動共同富裕,有必要從學理上揭示共同富裕的理論邏輯和價值取向。共同富裕作為一個特定范疇,包含了“共同”和“富裕”兩方面的內容,因而科學認識“共同”和“富裕”的各自內涵及其相互關系,成為從學理上揭示共同富裕理論邏輯和價值取向的基礎性工作。

富裕是推進共同富裕的基礎

富裕是生產力發展水平達到一定高度的標志,通常用人均收入水平來表示。世界銀行公布的2020年劃分國家發展水平的標準認為,人均國民收入超過12535美元的經濟體,就是高收入經濟體,也可以說進入了富裕社會。2019年我國人均GDP首次超過10000美元,屬于中等偏上收入國家。按照我國目前的發展速度,“十四五”期間將進入高收入國家行列。

推動共同富裕,必須發展生產力、解放生產力和保護生產力。在社會主義經濟制度下,富裕對生產力的發展水平提出了更高要求,因為社會主義經濟制度是優越于資本主義經濟制度的更高形態的制度形式,更有利于生產力的發展,這主要體現在:

第一,社會主義社會必須使生產力的發展水平超越發達國家。馬克思主義經典作家設想的社會主義社會是在資本主義達到的最高生產力水平上建立起來的,馬克思還要求無產階級在取得政權后,首要任務是迅速增加生產力的總量。這意味著,馬克思設想的社會主義社會所需要的生產力水平,必須超越資本主義制度下所能達到的最高水平,以彰顯社會主義經濟制度的優越性。因此,社會主義實現共同富裕最終目標所要達到的富裕,是生產力發展水平超越資本主義國家的富裕。從這個意義上講,我國實現共同富裕所要達到的生產力水平,需要長時期的接續努力才能實現。

第二,社會主義社會必須使生產力的發展速度快于資本主義發達國家。我國是在落后生產力基礎上建立起的社會主義經濟制度,我國的生產力發展水平要趕超資本主義發達國家,就必須創造出比發達國家更快的經濟增長速度。改革開放以來,我國迅速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驗證了只有社會主義才能發展中國。全面建成社會主義現代化,需要在高質量發展中推動質量變革、效率變革、動力變革,保持國民經濟持續、穩定、健康快速發展,創造新的經濟發展奇跡。

第三,社會主義社會必須使生產力的發展效率高于發達國家。提高生產力發展的效率,關鍵要把創新置于現代化建設全局的核心位置,使科技自立自強成為生產力發展的戰略支撐。在西方發達國家的技術遏制下,我國只有構建國家創新體系,加快自主創新,進入創新國家前列,把核心關鍵技術牢牢掌握在自己手里,才能在全球競爭中全面塑造發展新優勢,贏得發展主動權。

以上要求決定了我國推進共同富裕必然是一項長期艱巨的偉大工程。為了更加有效地推動共同富裕,必須始終堅持以經濟建設為中心,堅持發展是執政興國的第一要務,堅持高質量發展,把生產力發展水平不斷推到新的高度,把共同富裕的蛋糕做得更大、更好。

共同是對富裕性質的界定

貧窮不是社會主義,兩極分化也不是社會主義,只有共同的富裕才是社會主義。因此,“共同”界定了富裕的社會性質,屬于社會主義生產關系的范疇,是對共享發展理念的全面貫徹落實,具體體現在:

一是實現全民共享。共同富裕是所有的人一個都不能少的富裕,這就決定了我們所要實現的不是兩極分化的富裕,不是少數人和個別地區的富裕,而是包括每個人的全體人民的富裕。雖然在推進共同富裕進程中,允許一部分人和一部分地區先富起來,但這是為了讓先富帶動后富,先富幫助后富,最終實現共同富裕。因此,允許一部分人和一部分地區先富起來,是實現共同富裕的必經過程和必要手段。

二是實現全面共享。共同富裕不僅包括衣食住行等物質上的富裕,還包括文化、娛樂等精神上的富裕,追求的是人的全面發展。這就決定了我們所要實現的共同富裕是全面的富裕,是解決了人民對美好生活的需要與不平衡不充分發展之間矛盾的富裕。

三是實現共建共享。共同富裕中的“共同”,是指所有人參與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并在建設進程中依據社會主義基本分配制度對發展成果進行共享。這就決定了一方面要通過體制機制創新,讓一切創造財富的源泉充分涌流,并不斷完善公平分配機制;另一方面要按照多勞多得、不勞不得、按貢獻分配的原則,允許富裕存在先后差別和合理差距。

上述要求決定了我國在推進共同富裕進程中,要始終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把實現好、維護好、發展好最廣大人民根本利益作為發展的出發點和落腳點;堅持和完善社會主義基本經濟制度,把基本經濟制度的巨大優勢更好轉化為治理效能;堅持把實施擴大內需戰略同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有機結合起來,著力解決人民美好生活需要與不平衡不充分發展之間的矛盾。

共同與富裕的相互關系及其運動規律

根據以上分析,富裕屬于生產力范疇,共同屬于生產關系范疇,那么,共同與富裕之間的關系就是生產力與生產關系的相互關系。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央財經委員會第十次會議上強調,“共同富裕是社會主義的本質要求,是中國式現代化的重要特征”,深刻揭示了共同富裕所包含的生產力和生產關系之間的關系。具體體現在:

第一,社會主義的本質就包含生產力和生產關系兩個方面。鄧小平同志指出:“社會主義的本質,是解放生產力,發展生產力,消滅剝削,消除兩極分化,最終達到共同富裕。”共同富裕包括生產力和生產關系兩個方面,二者缺一不可。離開了富裕的共同與離開了共同的富裕,都不是社會主義。馬克思在《資本論》中揭示的資本主義基本矛盾造成的財富和貧困在兩端的積累,導致了資本主義的必然滅亡。皮凱蒂的《21世紀資本論》運用大量數據證明,自由市場經濟必然導致收入分配不平等、貧富差距拉大。從歷史數據看,1929-1933年資本主義經濟大危機和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恰恰都是美國的收入差距達到高峰的年份發生的。

第二,中國式現代化也包含生產力和生產關系兩個方面。就一般意義而言,現代化就是生產力發展到一定水平的標志,如我國確定的2035年發展目標要求人均國內生產總值達到中等發達國家水平,這表明我國實現的現代化是遵循了國際社會一般標準的現代化,是經得起世界檢驗和認可的現代化。就中國式或社會主義現代化而言,現代化被賦予了特定的社會主義性質,具有了生產關系的特征,如我國的現代化建設在理論、制度、目標、道路、方法等方面都不同于西方發達國家,形成了中國特色的現代化理論和道路,為世界上其他發展中國家實現現代化提供了可資借鑒的中國方案。

共同富裕包含生產力和生產關系兩個方面,決定了在推進共同富裕的進程中,必須統籌實現生產力和生產關系兩方面的協調發展,實現富裕和共同之間的平衡以及相互促進。從這個意義上說,共同富裕屬于發展的范疇。習近平總書記在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周年大會上的講話中,把“推動人的全面發展、全體人民共同富裕取得更為明顯的實質性進展”,放在踐行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中。他在中央財經委員會第十次會議上提出的“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在高質量發展中促進共同富裕”,仍然把共同富裕與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聯系在一起。因此,決不能把共同富裕僅理解為生產關系范疇,更不能僅理解為生產關系中的分配范疇。否則,在理論上,就會誤解共同富裕的豐富內涵;在實踐上,就會導致在推進共同富裕中忽略生產力的發展而不斷推進生產關系的變革,由此帶來的歷史教訓極其深刻。

既然共同富裕包含生產力和生產關系兩個方面,那么,就必須依據生產關系適應生產力發展的矛盾運動規律,科學認識共同富裕的運動規律,在推進共同富裕進程中自覺遵循客觀規律。

首先,充分認識推進共同富裕的長期性、艱巨性和復雜性。我國雖已穩居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但仍處于并將長期處于社會主義初級階段,仍然是世界上最大的發展中國家。2020年我國人均GDP達到1.05萬美元,與發達國家相比仍然存在相當大差距。在這樣的生產力發展水平上,依據生產力決定生產關系的基本原理,推進共同富裕要做到以下幾點:一是必須盡力而為。我國已完成了從站起來到富起來的歷史跨越,為共同富裕奠定了一定物質基礎,推動共同富裕慢不得。二是必須量力而行。生產力的發展是一個過程,實現共同富裕是我國要努力實現的遠景目標,推動共同富裕急不得。三是必須在發展中推進。我國社會主要矛盾已發生轉化,矛盾的主要方面是發展不平衡不充分,因而推進共同富裕的重點是提高發展的平衡性、協調性、包容性。四是必須統籌效率和公平。我國進入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新階段,全面建設就要求遵循系統性原則,在貫徹新發展理念、構建新發展格局進程中,不僅要實現更加公平的發展,還要實現更高質量、更有效率、更可持續、更為安全的發展。

其次,分階段推進共同富裕。生產力的發展是一個漸進過程,依據生產關系一定要適應生產力發展水平的基本原理,推進共同富裕也必須循序漸進。這就要求:一是共同富裕的主體要循序漸進。共同富裕不是整齊劃一的平均主義,在堅持和完善社會主義基本經濟制度的原則下,要承認每一個社會主體在擁有要素上的差異,重點鼓勵辛勤勞動、合法經營、敢于創業的人帶頭致富,通過允許一部分人先富起來,形成先富帶后富、幫后富的共同富裕實現機制。二是共同富裕的內容要循序漸進。共同富裕是全體人民在物質生活和精神生活等方面的全面富裕,但在生產力不同發展階段,在物質生活和精神生活,以及物質生活和精神生活各自內部的不同內容上實現富裕必然存在先后順序,應允許人民群眾在追求美好生活進程中形成多樣化、個性化和多層次的漸進富裕。三是共同富裕的區域要循序漸進。我國經濟發展存在巨大區域差異,決定了我國的共同富裕不可能是各地區的同步富裕,各地區要依據各自生產力發展水平因地制宜探索共同富裕的有效路徑,形成“百舸爭流”的發展局面。

最后,深化改革推進共同富裕。生產關系只有適應生產力發展水平才能有效促進生產力發展,因此推進共同富裕必須不斷深化經濟體制改革,形成有利于推進共同富裕的制度體系和體制機制。一是堅持和完善社會主義基本經濟制度。改革開放40多年創造的經濟發展奇跡充分證明了社會主義基本經濟制度的巨大優越性,推進共同富裕,必須堅持“兩個毫不動搖”,通過深化國有企業改革和鼓勵非公經濟發展,構建初次分配、再分配、三次分配協調配套的基礎性制度,建立更高水平市場經濟體制,最大限度推進經濟高質量發展。二是把社會主義基本經濟制度的巨大優越性更好轉化為治理效能。社會主義基本經濟制度的巨大優越性只有通過一整套的體制、機制和政策體系才能更好轉化為治理效能。推進共同富裕,需要在體制上為每一個人創造公平競爭的機會,推進公共服務均等化和反對各種形式的壟斷;在機制上暢通向上流動通道,給更多人創造致富機會;在政策上提升施策的精準性,推動更多低收入人群邁入中等收入行列。三是深化產權制度和要素市場改革。更好發揮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加強知識產權保護,激發科技人員創新創業積極性,加快自主創新;加快要素市場改革,完善按要素貢獻分配機制,提高要素使用效率,擴大居民收入來源。

【責任編輯:語謙】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打印

 

關閉窗口

如雪直播app免费_如雪直播下载免费版_如雪直播app最新下载